穹洲海峡✨

开学周弧

所有消息都在周五晚和周六回复哦

尴尬手写小yellow文

【j赤】记一次众人皆知的偷情。

最近才听闻jq结婚,突然爆肝作🌚
三观不正拒绝撕逼,看看就好

※注意※
*jq结婚前提
*包括queen在内的大家都知道这个事
*鸡因为活在太空中所以样子维持动画原样,joker有长高喔(私心很重)
*私设joker长毛
*是真的偷情哦!

ok的话请往下↓

赤红发的少年一踏上飞船,就轻车熟路地直奔向一个房间。

尽管飞船与几年前相比起来变化了许多,像是多出来的结婚照啊,特意空出来的婴儿房之类的等等,格局也根据飞船的另一位主人的习惯进行了调整,但不管怎么说,少年每个月都会来这么一趟,就算其他的方向记不住,但去某人的秘密基地的路可是熟悉得不行。

少年越走越快。临近一个房间时,脚步又渐缓了下来,距离不长不短,刚好缓在房间内人听不见急促的脚步声的位置。然后便加重了步伐,一步一步地,不急不慢地走前去。

少年在门口站定。还没等少年敲门,门就突然自己开了。

站在他面前的,是个高出他半个头的男子。他有着坚硬的银白色头发,通透的蓝色眼睛。穿着奇怪样式的衣服,站在门口。

那人表情极不耐烦。他伸出手,一把抓住少年的手腕,将他拽进屋内。

“怎么才来啊?”joker恶声恶气地对着赤井翼说。

赤井翼笑眯眯地举出一根手指:“因为Acrux它…”赤井翼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joker急急忙忙地打断:“行了行了,别说了,还是快点开始吧。”

赤井翼看着某人一边像个孩子一样嘀嘀咕咕地说“又是那个臭猫”“说真的已经不想再听到它的名字了”,一边手上不停地解着他的衣服。

虽说心里并没有对他的抱怨感到生气,却下意识地反驳:“joker,不准说Acrux的坏话。”

joker用漂亮的眼睛瞪他一眼,随即气愤地咬上了赤井翼光滑的肩。

“啊!”赤井翼一声惊叫,就开始使劲推joker,“不要咬出血啊,我的血很贵的!”

闻言,joker才慢慢松开牙齿,小声地“切”了一下。

赤井翼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孩子气的动作。明明个子都比自己高了,平时看他也挺成熟,还意外的能哄好哭泣的孩子,怎么到了他这儿,就变成了几年前的模样?

为了安慰孩子气的joker先生,少年赤井翼吻上了joker先生的唇。

如往常一样地互相纠缠着舌头,吞噬着对方的唾沫。即使没有鲜花钻石的铺陈,依旧甜腻得如新酿的蜂蜜。

一吻下来,赤井翼有点喘不过气。他急促地呼吸了几口空气,抬眼向joker看去时,却猛然望见他为那个人留下的长发。

一时间暧昧全消。

赤井翼猛地去拽joker的长发,惹来一声痛呼。

“啊痛!赤井翼你发什么疯!”joker一手捂着脑袋对他叫道。

赤井翼没有回他的话,一把把joker拽下来,让他的脸埋在自己颈窝里。

他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说:“……queen今天不回来吗。”

一阵沉默后,joker回到:“她说她要去蹭king家的饭。今晚就住那边了。”

“那我们这个关系…到底算什么。”

毫无关系逻辑的问题。

他们的关系到底算什么,joker并不清楚。他只能听到赤井翼略带着哭腔的声音,感受到他搂住自己脖子的颤抖的双手,听见他碰碰直跳的心。

“queen不会介意的。”

然后他俯下身,吻住了少年的唇。

既然无法回答,那就放弃思考,沉迷于欲海中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每个月都要来一次,不累?”蓝色头发的青年挑着眉看着自己从小的发小。

“嘛,king你这儿的甜点和咖啡味道还是很不错的。”梳着金发单马尾的女人满足地放下杯子。

青年放下茶杯,“queen,不要转移话题了。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。”

“你是真的不介意吗?”

沉默蔓延开来。

在king快要憋不住再次挑起话题时,queen终于说话了:“king,人总是会有一些望而不得的东西的。”

她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。

“我只是给了他实现愿望的机会。”

她一直盯着那轮明月,像是凝望着与其相似的什么人。

啊啊、明天也会是万里无云吧。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