穹洲海峡✨

立志在UT和d5中间反复横跳

等把UT还完我就是美丽清水写画手

【DNM】过度保护(上)

是给美丽绑脑洞(? @盛洬典礼 的礼物!
下篇就等她回来下个星期五那天再发啦w
估计下篇纯肉

※注意※
*人物ooc情况有点严重
*文风转折不定
*dream有点天然黑
*时间设定在nm吃苹果之前所以其实是月饼
*剧情恶俗三观不正
↑可以接受的请继续!下面是正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1.
“你果然在这里。”

茂密的树叶被一只骨手拨开,此时已值夕阳,金黄的光从缝隙间透入,刺得nightmare一时间看不清晰,只能瞧见一个模模糊糊的、散着光的影子。

随着遮挡山洞口的叶子被扫开,小小的山洞渐渐地充满了光。光明一步步地向前紧逼,侵略着影子的阵地。而微弱的影子不加丝毫抵抗,慢慢地,随着光进攻的节奏后退,最后软趴趴地缩在了nightmare的身后。

dream很贴心地站在nightmare眼前帮他挡住了光,毕竟对于习惯了黑暗的眼睛来说,这有些过于刺激了。

慢慢地,他蹲了下来,皱着眉扫了一遍nightmare的身体,才直视着nightmare的眼睛问到:“……又受伤了吗?”

“不…我没事的,兄弟。”

那眼中盛满了星尘,几乎就要滴落下来。

nightmare撇过头去,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他从来都不愿意在dream的眼睛里看见难过、自责这样的负面情绪,他的兄弟应该是永远都开心快乐的才对。

他只适合笑脸。nightmare想。

他应该和那些村民们一起,他应该每天都活在称赞声之中,他应该被所有人都仰慕喜爱。

他不应该和我在一起。

「他跟我在一起时只有悲伤。」

nightmare越过dream注视着夕阳胡思乱想,不自觉地就将受伤的左臂将身后藏了藏。这样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dream的眼睛,他毫无征兆、一声都不吭地伸出手,握住了nightmare的左腕。

“嘶——”

紧拽着手腕的力道大得吓人。nightmare的骨头被握得嘎吱嘎吱响,dream却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。

他紧紧地盯着那狰狞的伤口,一言不发。

nightmare感到有什么东西滴在了伤口上。弄得他一阵刺痛。

“喂……”

他被拉进怀里了。

一个很温暖,很温暖,有着太阳的味道的怀抱里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他听见他颤抖着说。

没什么对不起的啊,dream已经做得很棒了。类似这样的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,最终变成了一声声哽咽。

充盈的泪水稀释了阳光,夕阳变得模糊不堪,两人的相拥而泣的身影也仿佛被光融化了一般,消失不见了。

02.
dream包扎的技术一直都很糟糕。

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这是件好事,这证明他没有磨练包扎技术的必要。

但是nightmare现在不知道到底是该高兴好,还是该悲伤好了。事实上,上面那段说辞也是他想出来用来劝解自己的。

伤口像是被猛禽残忍地撕裂了,再用盐水辣椒水反复淋浇般的疼。

明明他说了“我自己来就好”。

现在nightmare需要努力地咬住牙关不漏出声音了,因为只要他出了声,dream就会很天然地问他:“抱歉!我是弄疼你了吗?”

同时眼睛里充满令人感到有些头疼的泪水。

他现在可不想再惹dream哭一次了,他哭起来总是没完没了。

就刚刚那会儿他从山洞口哭到家门口,不知道的还以为nightmare怎么他了呢。

这样一想,说不定明天又要被欺负了…

“nightmare?”

突然被打断思想的某骨差点控制不住声音叫出来。他难得有些对自家兄弟有些没好气:“干嘛?”

dream瞅瞅他的脸色,不出意料的看见了nightmare脸上豆大的汗滴。

“果然弄疼你了…抱歉。”dream轻轻地按摩着周边的肌肉来缓解他的疼痛。

nightmare显然很受用这个,哼哼唧唧了两句“没事的”“不要介意”就眯着眼享受了。

“那个啊……”dream一边按揉着nightmare酸痛的肌肉,一边试探地问着,“nightmare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要不要,一直待在家里试试看?”

03.
“然后呢?结局如何?”一个男人坐在dream的对面,兴致勃勃地询问着dream挑战的结果,连点上来的红茶都没来得及喝。

结局当然是nightmare直接假装没有听懂委婉回拒并且早饭都没有跟我说话啦。

dream叹了口气,撑着额头说到:“没有同意。”

“什么嘛——”男人咂咂嘴,“真是不适好歹啊——那家伙。”

“不过,”男人话峰一转,“到底是怎样的美人才能让dream你这样神魂颠倒啊?竟然想把她锁在屋里?”他用手肘戳了戳dream的手臂。

“才不是什么美人呢……”dream小声嘀咕着,稍微有点嫌弃地移开了一点。

而且我才不是一己私欲,而是为了他好。dream想。

这个男人是dream无意中结识到的,听说四处游历,见识很广,对付女人也很有一套。

虽说nightmare并没有划在女人的那一行,但也些许有点参考作用吧?

“?嘛算了,回归正题吧。”男人一收刚刚的戏谑调侃,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起来。他端起红茶,优雅地喝了一口:“要说如何让一个人乖乖地听你的话待在家里的话——”

dream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,神情严肃地盯着他。

男人的嘴唇一开一合。

“只要让ta离不开自己,不就好了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了我要煞一下风景。

最后一句的意思就是。

●他!把他●熟!!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乱搞!!把月饼●爆!!(啥
对不起我不是坏人不要抓我

话说真的有dnm这个tag吗怕兮兮

评论(37)

热度(121)